TimothyQiu's Blog

keep it simple stupid

我所知道的无锡话亲属称谓

No Comments

嗯,似乎即使是同一个地方,称谓的叫法也不尽相同,下面所列举的称谓基本上是基于我的叫法的。所以,有缺漏的欢迎指出~

(一些方言用字因为并不确定到底该如何写,所以只注发音。考虑到各吴方言至今没有能被广为接受的统一注音方法,下面一些特殊的字用了注音符号标注;括号中的罗马字是我瞎编的,可以根据汉语拼音意会。)

自己

这里的「姊」读作 ㄗㄧ (zyi);另外,每一条的后一种叫法一般都不用来当面称呼本人。

阅读剩余部分...

写游戏修改器的流水账

No Comments

昨天很郁闷的在玩仙剑五打七圣的时候被太武老爷子调戏了三四个小时,于是玩游戏一贯很讨厌用作弊器的俺打起了作弊的念头。因为懒得找专用修改器和金山游侠的下载,作为一个死程,自然是要自己动手写代码咯~

基本原理非常之简单:既然程序运行时所需数据都保存在内存中,那么如果要修改游戏里的某项数值的话,直接去保存数值的地方修改就好了。

首要问题在于:茫茫内存,我他喵的怎么知道 HP 存哪儿去了?

阅读剩余部分...

睡眠排序算法

4 Comments

4chan 上有个家伙发帖说他发明了一种很牛叉的排序算法:睡眠排序(Sleep Sort):

#!/bin/bash
function f() {
    sleep "$1"
    echo "$1"
}
while [ -n "$1" ]
do
    f "$1" &
    shift
done
wait

主要就是对输入的每一个数都新开一个进程,进程里用这个数进行倒数,倒数到0就输出这个数。于是较小数就先输出、较大数后输出。睡排成功~

当然啦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纷纷指出这个会存在竞态条件,而且如果的数比较大会很悲催(比如要排的数字里有86400的话,那么至少要等86400秒,也就是一整天 =。=),时间复杂度是 O(最大的那个数)……

在这个欢乐的帖子里还看到了各种其它语言对睡眠排序的实现,包括一个 Lua 的(#165):

#!/usr/bin/env lua
function sleepsort(arr)
    local res, thread = {}, {}
    local nthreads = #arr

    for i = 1, #arr do
        thread[i] = coroutine.create(function()
            for n=arr[i], 0, -1 do coroutine.yield() end
            nthreads = nthreads - 1
            thread[i] = nil
            res[#res+1] = arr[i]
        end)
    end
    while nthreads > 0 do
        for i = 1, #arr do
            if thread[i] then coroutine.resume(thread[i]) end
        end
    end
    return res
end

math.randomseed(os.time())
local arr = {}
for i = 1,10 do arr[i] = math.random(1,99) end
print(unpack(sleepsort(arr)))

嗯哼~ Lua 的 coroutine 还是很强大滴(<ゝω·)

p.s. 终于还是见识到了最无厘头撞大运的 Bogo 排序算法

while not inOrder(deck) do
    shuffle(deck);

最近各种焦虑啊

No Comments

毕业设计下星期中期检查,六月初答辩。实习什么的太占时间和精力了,我觉得就目前的进度来说是很难赶上的了。

于是有些后悔选 DirectX 和 C++ 的组合做毕业设计了,面向对象什么的真是坑爹啊!完全不在解决问题,一直在围着设计各种类和应用各种设计模式绕……好吧,我错了,这多半是我在面向对象方面的想法不够成熟……

进而有些后悔选 RPG 做毕业设计了,完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要在几个月的时间内从零写个完备的 RPG 的想法真是坑爹啊!早知道把以前模仿东方写的 STG 完善完善交上去算了 ╮(╯▽╰)╭

嘛~我知道各种后悔也是没有用滴,但是一个月内又要把实习的任务(完成 10%)做了、又要把毕业设计(完成 35%)做了,鸭梨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唔……要不……来个漫无止境的五月吧~

C++ 中 protected 成员的坑爹来历

4 Comments

嗯哼~坑爹的保护成员果然有个坑爹的来历。作为 C++ 之父的 Bjarne Stroustrup 大叔在他的大作 The Design and Evolution of C++ 中写道:(以下引自中文版《C++ 语言的设计和演化》,第 13.9 节)

在 Release 1.0 推出后不久,Mark Linton 顺便到我的办公室来了一下,提出了一个使人印象深刻的请求, 要求提供第三个控制层次,一边能直接支持斯坦福大学正在开发的 Interviews 库中所使用的风格。我们一 起揣摩,创造出单词 protected 以表示类里的一些成员,它们对于这个类和它的派生类“像公用的”,而对其 他地方就“像私用的”。

Mark 是 Interviews 的主要设计师。它的有说服力的争辩是基于实际经验和来自真实代码的实例。他论证 说,保护数据对于设计一个高效的可扩充的 X 窗口工具包是最关键的东西,而可能替代保护数据的其他方式 都因为低效、难以处理在线界面函数或者使用数据公开等等,因而是无法接受的。

…(略)…

大约五年之后,Mark 在 Interviews 里禁止了保护数据成员,因为它们已经变成许多程序错误的根源 …(略)… 实际上,我对 protected 的关心正在于它将导致使用一个基类变得太容易,就像人们可能因为懒惰而使用全局数据一样。

…(略)…

保护成员是 Release 1.2 引进的,保护基类最早是在 ARM 里描述的,Release 1.2 提供了它。回过头看,我认为 protected 是“好的论据”和时尚战胜了我的更好的判断和经验规则,使我接受新特征的一个例子。

话说我能顺便吐槽下这悲催的中文翻译么?最后一段完全不是翻给地球人看的嘛 :P